文案:
早逝的母親、薄情的父親,自小在冷漠的氣氛中長大的官狁,不憤世嫉俗,不偏離軌道,一直走在痲痺自我的,所謂正軌的道路上。
而太成功的偽裝,讓他差點忘了自己是一個表面看起來正常優秀,實際上卻是個一直在詛咒這世界的亡靈。
直到他遇見了母親的弟弟,他的小舅──葉肆堯,他荒涼的世界,才開始有了一絲暖意。
要自己趁人之危,將一名純真的小孩子拖入無盡的慾望深淵,葉肆堯感到非常的猶豫。
任誰都看得出來,官狁現在正處於迷失的狀態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什麼,他只是想逃避、想放棄罷了,如果自己在這種糟糕至極的情況下擁抱了他,難保他不會在神智清醒之後後悔。
況且,他是大姊的寶貝兒子,她留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親,自己,碰得嗎?
 


我覺得還好,就舅舅和姪子的故事...
當然是沒血緣的。
我不喜歡那麼早熟的受orz

    全站熱搜

    goabaois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